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牛的博客

牛眼目击--张晓理的个人主页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摄影、驾车、网络、朋友,一个不能少! 擅新闻纪实摄影--牛眼目击 QQ:366116 ,Email:lyxli@163.com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#牛眼目击# SARS期间的中国乡村 #非典十年#   

2013-02-27 16:27:5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牛眼目击 SARS期间的中国乡村 非典十年 - 老牛 - 老牛的博客
2003年5月20日,汝阳县小店镇紫罗村村口

  

突如其来的SARS风暴,注定要写进我们的记忆。如果说,城市“非典”疫情的控制主要归功于医护人员的忘我工作,那么,阻击“非典”疫情向农村蔓延则是一场人民战争!一场空前的、男女老少齐上阵的人民战争!在中国面临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时,中国农民以最独有的、近乎原始的方式进行着顽强的抗争。

2003年的春天,不祥而又壮丽。为阻击SARS的传播,河南省西部山区农村在县境、乡道、村口布下层层关口,对外来人员和外出返乡人员逐一检查、逐一登记、逐一消毒,对来自重点疫区者要求隔离观察15天,严防随意进村入户,坚持群防群治,形成村自为战、户自为战的预防网络,最大限度地阻断非典在农村的传播途径。那些衣衫不整、捉襟见肘的农民,在SARS阴霾罩顶、大难逼近家门时,凭着他们本能的自卫心态,表现出他们在无奈下的坚韧精神和对未来充满的希望。一条麻绳、一根木棍、一张破桌、一条老狗……都成了他们决心把SARS堵在家门外的“长城”。从耄耋老者,到刚懂事的少年,及抱孩子的妇孺、苍苍白发的老汉……都成了坚守岗位的“战士”,把这场灾难堵截在了中国广大农村之外。

如果说,城市中白衣战士的前仆后继表现了中国人民殊死抗争的无畏;那么,广大农村男女老少齐上阵阻击疫情蔓延,则是普普通通的中国民众在危难面前体现的坚强、勇敢、昂扬、乐观的民族精神。

牛眼目击 SARS期间的中国乡村 非典十年 - 老牛 - 老牛的博客

 

牛眼目击 SARS期间的中国乡村 非典十年 - 老牛 - 老牛的博客
2003年5月23日,洛宁县罗岭乡韩沟村村口,值班人员警觉地看着走向村口的人们。

 

牛眼目击 SARS期间的中国乡村 非典十年 - 老牛 - 老牛的博客
惊界线=警戒线

 

牛眼目击 SARS期间的中国乡村 非典十年 - 老牛 - 老牛的博客
2003年5月29日嵩县何村乡安岭村村口。

 

牛眼目击 SARS期间的中国乡村 非典十年 - 老牛 - 老牛的博客
2003年05月30日,新安县晁村村。

 

牛眼目击 SARS期间的中国乡村 非典十年 - 老牛 - 老牛的博客
2003年5月22日,嵩县饭坡乡长岭村宋松芳家门口设立了“敬告牌”,拒绝外来人员进入其家门。

 

牛眼目击 SARS期间的中国乡村 非典十年 - 老牛 - 老牛的博客
2003年5月31日,嵩县饭坡乡田庄村,见到有人接近,坐在地下休息的老人一跃而起,横杆阻拦。
 
 
 
牛眼目击 SARS期间的中国乡村 非典十年 - 老牛 - 老牛的博客
2003年6月3日,孟津县常袋乡武家湾村村口。

 

牛眼目击 SARS期间的中国乡村 非典十年 - 老牛 - 老牛的博客
2003年6月3日,孟津县常袋乡赵沟村。

 

牛眼目击 SARS期间的中国乡村 非典十年 - 老牛 - 老牛的博客

 

牛眼目击 SARS期间的中国乡村 非典十年 - 老牛 - 老牛的博客

 

牛眼目击 SARS期间的中国乡村 非典十年 - 老牛 - 老牛的博客

 

牛眼目击 SARS期间的中国乡村 非典十年 - 老牛 - 老牛的博客

 

牛眼目击 SARS期间的中国乡村 非典十年 - 老牛 - 老牛的博客

 

牛眼目击 SARS期间的中国乡村 非典十年 - 老牛 - 老牛的博客

 

牛眼目击 SARS期间的中国乡村 非典十年 - 老牛 - 老牛的博客

 

牛眼目击 SARS期间的中国乡村 非典十年 - 老牛 - 老牛的博客

 

牛眼目击 SARS期间的中国乡村 非典十年 - 老牛 - 老牛的博客

 

牛眼目击 SARS期间的中国乡村 非典十年 - 老牛 - 老牛的博客

 

牛眼目击 SARS期间的中国乡村 非典十年 - 老牛 - 老牛的博客

 

牛眼目击 SARS期间的中国乡村 非典十年 - 老牛 - 老牛的博客

 

牛眼目击 SARS期间的中国乡村 非典十年 - 老牛 - 老牛的博客

 

牛眼目击 SARS期间的中国乡村 非典十年 - 老牛 - 老牛的博客

 

牛眼目击 SARS期间的中国乡村 非典十年 - 老牛 - 老牛的博客

 

牛眼目击 SARS期间的中国乡村 非典十年 - 老牛 - 老牛的博客

 

牛眼目击 SARS期间的中国乡村 非典十年 - 老牛 - 老牛的博客

 

牛眼目击 SARS期间的中国乡村 非典十年 - 老牛 - 老牛的博客

 

牛眼目击 SARS期间的中国乡村 非典十年 - 老牛 - 老牛的博客

 

牛眼目击 SARS期间的中国乡村 非典十年 - 老牛 - 老牛的博客

 

牛眼目击 SARS期间的中国乡村 非典十年 - 老牛 - 老牛的博客

 

牛眼目击 SARS期间的中国乡村 非典十年 - 老牛 - 老牛的博客

 

牛眼目击 SARS期间的中国乡村 非典十年 - 老牛 - 老牛的博客

 

牛眼目击 SARS期间的中国乡村 非典十年 - 老牛 - 老牛的博客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3453)| 评论(20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